顾法松:苏州磐升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专访

2015/02/02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苏州磐升通过组织多功能干细胞分离和培养、诱导多功能细胞,在动物身上再生出人类皮肤,再生的皮肤含有表皮层、真皮层和皮下组织层,并实现了成熟的毛囊、皮脂腺、汗腺、血管、神经等附属器官的重建和色素沉着,能够行使正常皮肤的功能。

2015年1月29日,“领军秀”系列路演--第86期:生物医药专场在苏州慧湖大厦A座10楼如期举行,本期活动有幸邀请到三江资本总裁杨翠华先生作为项目点评嘉宾,吸引了众多创业者和投资人的积极参与,甚至很多人从外地特意赶来现场。

领军秀路演活动是由苏州工业园区科技发展局主办,苏州工业园区中小企业服务中心承办,其目的在于培养企业自我展示能力,促进企业与资本、产业、技术等资源的对接,搭建企业与投资机构、金融机构、高校科研院所、行业协会、龙头企业等对接的综合性平台。

本次86期生物医药专场集中了5个生物医药相关的优质项目进行展示和对接,其中包括苏州磐升生物技术有限公司,顾法松副总裁做了“功能性人类皮肤器官再生项目”路演。生物探索非常有幸在路演结束采访到顾总。

用人类自己的细胞再生一个完整的具有功能的器官来代替自己受损或病变的器官一直是医学界的梦想。顾总介绍说,“苏州磐升通过组织多功能干细胞分离和培养、诱导多功能细胞,在动物身上再生出人类皮肤,再生的皮肤含有表皮层、真皮层和皮下组织层,并实现了成熟的毛囊、皮脂腺、汗腺、血管、神经等附属器官的重建和色素沉着,能够行使正常皮肤的功能。”

顾总向生物探索记者解释道,“皮肤是人体面积最大的器官,非常容易受到外伤、烧伤、炎症等因素的损害。”据统计,中国每年烧伤与溃疡患者1500万人,其中需进行皮肤移植的病例在350万人。由于没有可替代的皮肤来源,治疗上多采用自体皮肤移植,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方法,不仅会造成新的创伤,同时还存在无“墙”可拆,无自体皮肤可用的情况。

磐升生物根据市场需求开发了两类产品:一是裸鼠身上实现功能的人类皮肤模型(即长着人类皮肤的裸鼠),用于皮肤毒理学研究;二是临床医疗细胞产品,主要应用于以下疾病:慢性皮肤疮伤,无疤痕创伤恢复、烧、烫伤,毛发再生等。

目前市场上也有其他公司在做人工皮肤,就是通过动物皮,比如猪皮,脱掉细胞,并覆盖在伤口的创面上,第一保持不脱水,第二做好抗感染,通过这两方面保住患者的生命。还有另一种人工皮肤,是用胶原蛋白做出皮肤样的结构来,上面再粘附表皮或者真皮细胞,最后再应用到患者的烧烫伤部位。他们现在提出的理论是原位诱导,即希望用所粘附的细胞分泌的细胞因子,活化患者自身的细胞,达到促进伤口愈合的目的。目前看是有一定的疗效,但只是疤痕小了一点,皮肤并没有再生出来。

顾总对再生人类皮肤技术的前景很有信心,“我们这项技术是除药物和手术之外的第三种医疗手段。我相信我们这种新兴的技术,会获得越来越大的市场份额。”

磐升初步考虑和国内具有资质的三甲以上的医院合作,推广再生人类皮肤技术。顾总说到,因为涉及到器官再生,肯定要涉及到干细胞,国内干细胞这种技术,既不能归为药品类,也不能归到医疗器械。卫计委这边已经把干细胞列为三类医疗技术,并在相应的医院进行推广。我们现在初步考虑和国内具有资质的三甲以上的医院合作,来共同申报三类医疗技术。通过卫计委组织比如中国医学会、中国医师学会等部门的专家审定之后,在医院里面就能推广应用这项技术。

顾总预测,产品还需两年的时间进入临床。“因为我们的动物实验用了近三年的时间,其中两年时间是进行安全评价。因此我们人体实验也大致需要这么长时间。我们要验证取自患者人体自身的细胞做自体移植生长出皮肤,这个组织形成之后,里边相应的细胞会不会通过这个微环境的调节,达到一个动态的平衡,从而进行正常的新老交替。因为如果平衡打破了,有可能皮肤就长不起来,或者增殖过快,形成瘤状结构,这些都是潜在的安全隐患。我们需要两年的时间来观察,我们在动物身上用了将近三年的时间来观察,没有这个情况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