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 Feng Qiao:冷泉港亚洲RNA Biology专访

2014/12/10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2014年11月10日由冷泉港亚洲举办的RNA Biology学术会议在苏州举办,Prof. Feng Qiao受邀作为本次会议的重要演讲嘉宾,在会上做“The non-template roles of telomerase RNA in telomere maintenance”的主题演讲。

2014年11月10日由冷泉港亚洲举办的RNA Biology学术会议在苏州举办,Prof. Feng Qiao受邀作为本次会议的重要演讲嘉宾,在会上做“The non-template roles of telomerase RNA in telomere maintenance”的主题演讲。生物探索非常有幸会后专访到Prof.Qiao。


Prof.Qiao成长在南京,并在南京大学完成研究生学业,随后到美国深造,并于2005年在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取得博士学位。研究方向主要是用生物化学和结构生物学的手段,去研究一些重要的生命过程。Prof.Qiao和生物探索记者说到,希望能够看到比较精细地调节,然后从制药或者医学的角度,我们可以知道如何用一些药物去阻断恶性细胞的发展。

因为教授所做的研究和端粒酶相关,而端粒酶和延长寿命的话题一直被提及,所以记者也不能免俗,问教授怎么看此事。Prof.Qiao笑着回答道,“这就是经常提到的一个唐僧肉的问题,世界上有没有唐僧肉,我们把端粒一直无限制地延长以后,人会不会不老?”

“我们觉得我们现在研究生物学才刚刚开始进入一个比较精细的角度,一个方法学问题,而长寿问题是一个系统学的问题。我们只是解决了一个方面的问题,但是你建一个东西总是比摧毁一个东西难得多。我觉得端粒现在最主要研究的一个成果是,能不能通过阻断端粒酶的作用,从而把癌症细胞的生长阻止掉,这是摧毁一个东西。我觉得摧毁一个东西比建立一个东西要容易得多。所以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在端粒基础研究方面的一个医学应用,的确是有很大的医学的影响力和应用性。”

Prof.Qiao表示,“作为一个科学家,这更是一个解决好奇心的问题。我们想研究人的线性染色体的末端到底是怎么被复制的。就像Elizabeth Blackburn之所以得诺贝尔奖,不是说发现了癌症里面的端粒不断的延长。她是在一个很小叫做四膜虫的系统里面,那个系统里面有很多很多的染色体在细胞的某一个阶段,她就通过研究四膜虫,从而发现了端粒,端粒酶。然后解释了为什么细胞的这个染色体是可以被无限地复制的。”

教授向我们透露,他是第二次来到冷泉港亚洲了。“这些学术上的交流对于国家的科学进展甚至整个社会的推动作用都非常值得肯定。无论会议地点的选择,场所的构建还是人员对系统的维持,我觉得都已经达到了国际水平,或者说做得更好。”

“对于我来说,特殊的意义就是,我生在江苏,长在南京,来这边参会对我来说更有一种归属感。能回来是一举两得,看看我成长的地方,也能向父老乡亲汇报一下我们干的事情,觉得非常有满足感。” Prof.Qiao对冷泉港亚洲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和厚望,“我觉得这个会以后的作用就像冷泉港对分子生物学发展的作用一模一样,不可估量。非常高兴苏州政府有这样的长远眼光进行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