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益军:冷泉港亚洲RNA Biology专访

2014/11/17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2014年11月10日由冷泉港亚洲举办的RNA Biology学术会议在苏州举办,戚益军教授受邀作为本次会议的重要演讲嘉宾,在会上做“Small RNAs and genome stability”的主题演讲。生物探索非常有幸会后专访到戚益军教授。


2014年11月10日由冷泉港亚洲举办的RNA Biology学术会议在苏州举办,戚益军教授受邀作为本次会议的重要演讲嘉宾,在会上做“Small RNAs and genome stability”的主题演讲。生物探索非常有幸会后专访到戚益军教授。

自2006年回国迄今近六年的时间里,戚益军教授所领导的研究组就已在Cell,Molecular Cell,Genes & Development等刊物上发表了多项重要的研究成果,取得了多项突破性发现。

对此,戚益军教授淡然地表示:“我希望我们实验室的研究能对我们所在领域有原创性的贡献,并被同行所认可。研究结果能发在好杂志当然值得高兴,但这不是我们所刻意追求的。”

在采访中,戚教授向生物探索记者介绍到,“我们实验室综合遗传学,分子生物学,生物化学和生物信息学的方法,以拟南芥和水稻为模式生物,研究中植物RNAi的作用机理和功能。”

“主要兴趣包括植物RNAi通路中新组分的鉴定、RNAi组分在不同通路中的特异化、diRNA在DNA双链断裂修复中的作用机制、和各类小分子RNA在植物生理和发育过程中的功能。除小分子RNA外,我们对植物中长非编码RNA(long non-coding RNA)的作用机制和生物学功能也感兴趣。”

说到小分子RNA,小分子RNA介导的RNA干扰 (RNA interference, RNAi) 是真核生物中的一种保守的基因表达调控机制。它在发育调控,抵抗病毒侵染,以及染色质修饰等诸多生物学过程中起到重要的作用。

在植物中存在复杂的RNAi通路,其中包括miRNA介导的mRNA靶标切割或翻译抑制和siRNA介导的DNA和组蛋白甲基化进而引起转录水平的基因沉默。最近,戚教授实验室发现一类被命名为diRNA的小分子RNAs可在DNA双链断裂修复中起重要作用。

随着RNA的功能越来越多地被发现,近几年RNA的研究也变得非常紧俏。对于这种现象,戚教授笑着解释说,“RNA的研究这几年非常热门,特别是非编码RNA的研究,原来我们对RNA的认识就是中心法则,遗传信息从DNA通过RNA传递到蛋白质,起作用的是蛋白质,RNA只是担任信使作用。八十年代后,各种RNA被发现,研究人员了解到原来RNA除了信使的作用,还有其他很多作用,所以RNA研究也热门起来。”

戚教授坦言:“虽然我们这次冷泉港亚洲的RNA Biology会议来参会的人很多,我们也成立了“RNA Club”,每年还开两次会。但其实国内真正从事RNA领域的研究人员还是比较少的,大部分人还只是对RNA感兴趣,真正的研究就几十个实验室在做。” 不过,戚教授也非常乐观,“随着RNA越来越多的功能被发现,越来越多的科研人员和政府机构也意识到RNA研究的重要性。比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就设立了重大研究项目,就是关于RNA的研究,今年刚刚启动。”

提到RNA研究的意义和未来趋势,戚教授俨然成为RNA的忠实粉丝,“RNA参与了各种生物学过程,研究生物必须要研究RNA。虽然通过RNA的研究使农作物更加高产优质,对抗人类疾病,还有很长路要走。但我觉得RNA作为一项基础研究,有非常大的应用潜能。关于未来RNA研究的趋势,我觉得会有越来越多的RNA被发现,原来我们认为RNA不太可能参与的过程,现在都在参与。在我看来,RNA就是多才多艺的。”

戚益军教授所领导的研究组多次在Cell,Molecular Cell,Genes & Development等刊物发表重要的研究成果,取得了突破性发现。而对于科研态度,戚益军有自己的一番见解。“生物领域很多重要发现有时就是偶然的,总是有一些人在持续不断地做着前沿性的工作,哪一天就找到从来没有想象过的发现,但前提还是要扎扎实实地工作。”

对于本次冷泉港亚洲的RNA Biolgoy的会议,戚教授点评颇高,笑着向我们透露,冷泉港亚洲开幕的时候,自己就曾以校友的身份参加过开幕仪式。记者翻看戚教授的简历,原来他曾在冷泉港实验室攻读博士后。

“冷泉港亚洲会议展现科学的水平,邀请的嘉宾,都和冷泉港实验室保持高度一致,这次RNA Biology会议我们也邀请了很多RNA研究领域内我觉得做的非常好的科研人员,研究水平还是很高。”

“而且最重要的,这样高水平的会议是在中国举办,这对中国相关领域的发展有非常大的帮助。冷泉港亚洲把美国、欧洲的学术搬到中国,对于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年轻科研人员来说是非常好的事,因为他们可以非常方便地通过冷泉港亚洲这个平台接触了世界前沿科学,冷泉港亚洲做了非常了不起的事。”戚益军如是说。”

戚益军

现任职于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入选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现任生命学院植物生物学研究中心主任,。他一直从事植物生物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特别在植物RNA干扰的作用机制和小RNA的生物学功能研究领域做出了系统性和创新性的重要贡献。其代表性研究成果包括:1)首次在单细胞生物中发现miRNA;2)揭示小RNA进入AGO家族蛋白的分拣机制;3)发现并命名一类参与DNA损伤修复的新型小RNA。他作为通讯作者发表的论文包括Cell 2篇、Molecular Cell 2篇、Genes and Development 1篇和Plant Cell 2篇。其中,2012年发表于Cell的论文被评为当年Cell的最佳论文之一。

冷泉港亚洲

冷泉港亚洲沿袭美国冷泉港实验室的传统,为来自亚洲乃至全球的科学家及学生们,提供近距离分享最新科研进展的独特平台。在冷泉港亚洲,与会者不论地位、年龄、国籍、性别、种族,都将于会议全程得到平等自由的交流机会。冷泉港亚洲会议的最大特色,就是大部分在会议上发表的演讲,选择自全体与会者公开提交的摘要中(年会除外),报告涵盖了大量未发表的最新科研进展。

通常,冷泉港亚洲会为每次会议指定一个小型国际组委会(3-5名来自不同国家或地区的卓越学者),来负责会议的组织和安排。该组委会在议题设立、各分会(session)设定及报告人和海报(Poster)筛选等相关范畴,享有完全的学术自主权。与会者在冷泉港亚洲官方网站www.csh-asia.org提交注册信息后,会立即收到包含有摘要提交链接的确认邮件。所有在线提交的摘要,将于截止日期后一周内寄送给会议组委会,由他们根据摘要质量及与会议议题契合度,筛选出进行口头演讲及海报展示的优秀作品。被选定摘要及状态会在会议开始前3-4周于官网公布。组委会将根据选出的摘要,设定会议讨论议程及分议题,与会者在抵达会场后方可由摘要集获知会议详细日程及每一报告的具体安排。

冷泉港亚洲会议一般历时3-5天,由高密度的演讲分会、海报展示分会及各类社交活动组成。每一位演讲者的报告时间约为15-20分钟,台下听众将有5分钟的时间与演讲者进行交流问答。海报展示分会一般安排在下午,每一位作者都将有机会,就自己的研究成果及感兴趣的话题,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们进行充分探讨。除常规的演讲与海报展示分会外,

冷泉港亚洲还将组织一系列鸡尾酒会、晚宴、舞会,或音乐会。轻松自如的氛围,消除了一切来自背景的隔阂,与会者之间的距离被无限拉近,灵感与火花不断涌现及碰撞着。冷泉港亚洲会议不止于演讲形式的各种互动,将使每一位与会者收益颇丰。信息传递不再是传统的单向,独特的会议模式使得科学探讨的沟通渠道多元而畅通。冷泉港亚洲会议不仅能够给与会者们提供一个前沿的国际交流平台,也将毫无疑问的促进与会者的成长并拓宽科学眼界,为亚洲地区学术文化的良性发展起到一定的催化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