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罗氏全球合作部副总裁纪晓辉博士

2015/10/30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在“大众创新、万众创业” 创新口号的召唤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创业大军,在生物医药领域,创新创业的理念也从旧金山湾区飘到了上海张江药谷,从马萨诸塞州剑桥市飘到了苏州生物纳米园(BioBAY)。

在“大众创新、万众创业” 创新口号的召唤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创业大军,在生物医药领域,创新创业的理念也从旧金山湾区飘到了上海张江药谷,从马萨诸塞州剑桥市飘到了苏州生物纳米园(BioBAY)。

2015年作为中国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风来的一年,位于欧洲中南部的多山内陆国瑞士仅有800多万人,却打造出了2家全球Top5的知名药企——罗氏(Roche)和诺华(Novartis),这其中有什么奥秘?一个人口、资源远不及我们的国家,如何完成了从0到1的积累,并实现了“从1到N”的飞跃?

近日在苏州常熟召开的全球生物医药领导人峰会上,来自全球200多位生物医药行业领袖精英们各抒己见,畅言“重塑中国生命科学产业”。创建于1896年、在制药和诊断领域是世界领先的以研发为基础的罗氏制药即将迎来120岁生日,罗氏全球合作部副总裁纪晓辉博士在此次领导人峰会上接受了生物探索等媒体的采访,让与会者认识到了一个有着与“万科哲学”异曲同工之妙的“罗氏理念”。

制药人的初心:新药如何定义不重要,对患者有利最重要

业界最近流行一种说法,新药在国外上市之后,是先于国外上市再拿到中国来,可能就不会是完全创新的药品了。当记者问及纪晓辉博士对“新药定义”的看法时,他表示:罗氏研发的重磅药物在过去一半是先在欧美国家上市然后在进入中国,而现在或将在中国进行同步临床,将是对产业、对患者而言为利好现象。换句话说,新药如何定义并不重要,对患者有好处最重要。尽管跨国制药公司在中国的增长或多或少遇到了一些“低谷”,纪晓辉博士认为,作为企业高管是需要自己做一些审视和方向的调整,但只要始终不忘制药人的初心——做患者需要的有效药,真正能够挽救生命的药,是不用担忧外界的经济和政策环境的。

罗氏“从0到1”在中国:制药在前,诊断先行

罗氏有两个大的分支——医药和诊断。医药部门进入中国时间较早,1994年建立上海罗氏制药后,2004年成立了罗氏中国药品研发中心,纪晓辉博士所在的合作部是在2008年在中国成立,独立于诊断与医药部门且负责为医药部门建立对外合作机会, 2014年罗氏制药在中国增资了1.3亿瑞士法郎(约10亿人民币)扩建药物研发中心;2003年,罗氏集团在将维生素和精细化工业务出售给荷兰帝斯曼集团后,将业务重点转向药品和诊断,于是诊断也步入高速发展行列,2014年在苏州投资4.5亿瑞士法郎(约25亿人民币)建设了罗氏诊断部门全球运营网络的第八个、亚太区首个诊断试剂生产基地;此外,纪晓辉博士表示:罗氏在中国有近六千人,其中制药有四千人左右,诊断有一千多人。

从0到1,必须重视人才、人才、人才!

纪晓辉博士是罗氏全球合作部副总裁、亚洲及新兴市场总负责人,在全球负责的区域有一百三四十个国家,包括中国、日本、韩国、俄罗斯、巴西、墨西哥、南美等。他表示,在他所见过的政府中,能够像中国政府这样去全方位的去支持培养创新的国家,真是不多,甚至绝无仅有。在他看来,中国在支持创新,提倡全民创新全民创业,对于每一个创业“人才”而言是“从0到1”的绝佳机会。

他的团队主要有两方面工作:一方面是从亚洲和新兴市场找到创新性技术或合作机会,通过技术转移或并购的方式为罗氏开发全球性产品服务;另一方面,在全世界范围内找到好的产品带到亚洲及新兴市场。

在记者问及如今各个创业园区如雨后春笋之际,他们如何选择合适的市场进行投资与合作时,他表示:人文素质和敬业精神是吸引外商投资的两大因素:首先,无论是厂商还是投资商,人文环境是选择园区时关注的焦点之一,譬如能不能在园区找到好的人才,能否得到当地政府的政策支持,能否提供从税收商务法律的一体化服务……;其次,作为一个生产商,更乐意选择江浙一带尤其是江苏(从苏州到常熟)还有一个原因是这里的务工者的敬业精神是首屈一指的,他们的敬业和对工作的心态能够保障工作的持续性和稳定性。

他还强调,人才没有地区型人才,人才就是人才,如果你的创业能够立足园区,就必须一定可以在世界之林立足的,如果宣称仅仅能够立足某个地区,这是自欺欺人。倘若创业园区的人才服务没有到位、仅靠政府给予的话,这很难培养人才。以罗氏的诞生地——瑞士的巴塞尔为例,它是一个人口不足20万的城市(维基百科2014年统计约19.5万),却聚集了世界上两大前五的制药公司,此外还打造出了举世闻名的“瑞士巴塞尔钟表展”,被誉为“奢侈品中的奥斯卡”。瑞士人深知正因为他们人口少、需求少,因此他们所做的努力与创新必须是基于全世界的,才能够在全世界立足。

从0到1,罗氏与“万科哲学”的异曲同工之妙

看过王石的自传《道路与梦想:我与万科(1983-1999)》、《大道当然:我与万科(2000—2013)》的读者很容易发现:在外界倡导多元化经营时,专业化&精细化是万科成功的哲学。当别人在不但扩张业务范围时,万科在做减法。纪晓辉博士表示:拥有120年历史、至今仍有51%的家族控股的罗氏的经营理念与王石的“万科哲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你或许不知道,我们常用的潘婷洗发水实际上是罗氏研发的,后来在70年代卖给了宝洁公司,精细化工的背景为罗氏做小分子药物打下了基础,做出了安眠药氯氮卓和地西泮等;在上世纪中后期,罗氏在持续了数十年的“多样化经营”后决定做精,即在别人做加法罗氏做减法,将主要业务集中为“诊断”和“制药”两大块,尽管今天我们会看到罗氏在国际上有很多收购,但大多数是在专业领域内的小规模收购。

成功收购基因泰克是罗氏公司史上的重要里程碑,正是罗氏具有收购基因泰克的雄心和基因,才使得罗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肿瘤药物的领军企业,世界上最大的生物药领军企业;且迄今为止,基因泰克的管理方式和市场营销方式依旧是保留原来的“硅谷式”企业作风。

不用从0到1,以“中药”为原料的企业转型即是机遇

最近在创投圈有本书超级火,即硅谷创投教父、PayPal创始人作品《从0到1》。它让读者们明白了要想实现颠覆式创新,首先需要从渐进性创新过渡。在访谈中,纪晓辉博士也向大家力荐《从0到1》这本书。在生物医药领域,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生物医药的牛市带来了巨大的资金,“钱”已经不是问题,“技术”才是真正的瓶颈。纪晓辉博士认为,即使是对某个技术的一点点突破,也或将改变一个产业。

在当下,大家认为最热门的是免疫治疗,大家都在免疫治疗里面去寻求新的idea。实际上,除了CAR-T和PD-1,还有哪些领域可能有突破并值得去畅想呢?

纪晓辉博士幽默地表示,对生命健康的研究应该是包罗万象的探索。举个例子,仔细想想免疫治疗为什么能火?这是因为免疫疗法能够治疗某个靶点、解除免疫机制、抑制细胞信号通路、或者增加免疫的靶点功能。在一定程度上,中药的理念跟免疫治疗是很类似的。若是从“免疫”的角度来研究中药,不得不承认中药的概念就是一个系统性的、从多靶点攻击,那么这是否与“生物制药”存在吻合?人类有没有可能从中药角度突破“免疫治疗”呢?尽管祖先们留下的“中药”idea的微观机理验证和能否有效地在现代工业体系流程下运作还有一段征程,但未来已来,对生命的畅想、对万物的探索让我们不得不重视并重新审视祖辈们留下的“中药”idea。

此外,在中国创新本土化趋势下,罗氏也正在搜寻一些包括抗体在内的药物研发平台。纪晓辉博士提醒中国企业,也应该时刻居安思危,以有着庞大资源和市场优势的原料药企为例,倘若简化自己的经营范围,专业化企业中的高科技成分,都不用去完成“从0到1”的积累,而是具有“从1到N”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