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克鲁胺治疗COVID-19获突破:显著降低住院率和重症率

2020/12/13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近日,开拓药业公布了其在巴西进行的普克鲁胺治疗COVID-19的临床试验最新突破进展。

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形势依然严峻,而国内局部地区也出现疫情的回潮,疫苗和特效治疗药物是国际医学界和全国民众最为关切的议题之一。

近日,开拓药业公布了其在巴西进行的普克鲁胺治疗COVID-19的临床试验最新突破进展。初步结果显示,普克鲁胺可能通过降低TMPRSS2和ACE-2表达,显著减少COVID-19患者自轻症到重症的恶化。

据了解,普克鲁胺是开拓药业自主研发的新一代雄激素受体(AR)拮抗剂,可以用于肿瘤和非肿瘤AR相关疾病的治疗,目前正在中国和美国进行前列腺癌和乳腺癌治疗的I-III期临床试验。看似和COVID-19搭不上边的普克鲁胺竟然能在治疗中达到如此突出的疗效和良好的安全性,是“无心插柳”,还是“水到渠成”?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新冠疫情爆发初期,有流行病学研究显示,COVID-19在男性患者中疾病进展率和致死率高于女性,这一现象也引发猜测,雄激素是否与新冠病毒(SARS-CoV-2)感染有一定的关联性。

彼时,开拓药业与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郭强主任、苏州大学医学部周翊峰教授开展临床研究合作,探索导致COVID-19性别差异的潜在机制。研究发现,AR信号可能在男性COVID-19患者疾病进展和死亡中发挥了作用,阻断该信号的AR抑制剂是治疗COVID-19男性患者(尤其是重症患者)的潜在新疗法。

进一步研究结果表明,普克鲁胺在阻断AR信号的同时,可以降低ACE-2及TMPRSS2蛋白的表达,后者是新冠病毒进入宿主细胞的两个关键蛋白。普克鲁胺还可以抑制小鼠巨噬细胞活化标记物中的诱导型一氧化氮合酶(iNOS)及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的表达。这些结果支持AR信号传导在COVID-19男性患者的疾病进展及死亡中的作用。值得注意的是,截止到目前的报道中,普克鲁胺是第一个可以调节ACE-2及TMPRSS2蛋白表达的小分子药物,有潜力用于COVID-19的治疗。

2020年6月,美国布朗大学教授、Applied Biology首席医学官AndyGoren博士发表了有关雄激素性脱发与COVID-19发病机理具有潜在关联性的研究结果,为雄激素受体拮抗剂作为早期药物干预COVID-19提供了科学依据,也促使Applied Biology做了进一步探索。

于是,基于体外研究和患者临床发现,开拓药业与美国Applied Biology一拍即合,于2020年7月13日达成普克鲁胺治疗COVID-19男性患者临床试验的合作。为了缓解全球居高不下的疫情,开拓药业与相关研究者合作,仅用了37天就完成了临床方案的完善、巴西药监部门和医院的批准以及药物运输等一系列工作,并在8月20日入组首例受试者,于10月25日完成所有受试者入组工作。随后的临床试验初步展示出了积极的结果。

11月25日,基于普克鲁胺在治疗COVID-19男性受试者展示出的积极结果,该临床试验又拓展纳入168名女性受试者。12月11日,开拓药业从临床研究项目负责人Andy Goren博士处获悉,普克鲁胺治疗COVID-19临床试验的初步结果显示了突出的效果及良好的安全性。该临床试验的初步结果纳入了319名受试者,主要终点包括30天内因COVID-19住院的受试者百分比和临床症状评估(采用7分等级量表,如使用呼吸机和死亡百分比等)。

根据114名普克鲁胺组受试者和100名安慰剂对照组受试者的初步结果分析显示,普克鲁胺组的住院率为0.8%,使用呼吸机百分比为0%,死亡百分比为0%;而对照组住院率为27%,使用呼吸机百分比为9.0%,死亡百分比为2%。

我们可以从下表了解该临床试验从第0天到第30天的rtPCR阳性试验百分比(截止到2020年12月8日)。从第7天开始,普克鲁胺组病毒阳性患者相比较对照组明显减少,该趋势一直延续到第30天的结果。普克鲁胺作为AR拮抗剂,可以短期用药(1-2周)用于COVID-19新冠患者治疗,且安全性可控。据悉,该临床试验的最终临床研究报告将于2021年1月完成。


截至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数已经近7000万,而普克鲁胺可以显著减少COVID-19患者自轻症到重症的恶化,进而显著减少患者的住院率和ICU的使用率,促进COVID-19相关的死亡率的降低。目前,开拓药业正在中国和美国积极布局准备国际多中心的III期临床试验,并希望获得普克鲁胺治疗COVID-19的紧急使用授权,尽早让更多COVID-19患者受益于普克鲁胺的治疗,从而为抗击疫情的最终胜利做出贡献。

参考资料:

[1]Targeting Androgen Regulation of TMPRSS2 and ACE2 as a Therapeutic Strategyto Combat COVID-19

[2]Suppression of Androgen Receptor (AR)-ACE2/TMPRSS2 Axis by ARAntagonists May Be Therapeutically Beneficial for Male COVID-19 Patients

[3]Androgen Receptor Antagonists are Potential Therapeutic Agents for MaleCOVID-19 Patients

[4]雄激素受体拮抗剂是男性COVID-19患者潜在新疗法,可有效抑制ACE2和TMPRSS2表达

[5]What does androgeneticalopecia have to do with COVID‐19? An insight into a potential new therapy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