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细胞研究为什么会这么坎坷

2014/10/30 来源:生物探索
分享: 
导读
干细胞在细胞治疗、组织工程、药物筛选、发育研究以及基因功能研究中具有很好的应用前景,但是在欧美干细胞研究困难重重,不仅有来自舆论方面的压力,同时也有来自基金申请的压力,然而欧美近一两年却仍旧在干细胞领域屡获突破。


干细胞在细胞治疗、组织工程、药物筛选、发育研究以及基因功能研究中具有很好的应用前景,但是在欧美干细胞研究困难重重。不仅有来自舆论方面的压力,同时也有来自基金申请的压力,然而欧美近一两年却仍旧在干细胞领域屡获突破。

来自政府以及非盈利组织的舆论压力,直接影响到了从事干细胞研究的科研经费申请,很多国家对干细胞研究是通过项目基金来进行限制的。事实上,现在欧美对干细胞研究已经非常苛刻,这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受迫于公众以及一些组织(如绿色和平、One of Us)的压力。以欧洲为例,一个民间自发组织One of Us最近在欧洲议会积极推动一项旨在禁止任何形式的干细胞研究并建议销毁全部干细胞实验材料的法案,他们从28个欧盟成员国中征集到了170万的签名支持。此举遭到以英国威康信托基金会(The Wellcome Trust)在内的大多数欧洲生物医学科研机构的强烈反对,他们也在欧洲议会游说阻止该项法案的通过。但在压力之下,威康信托基金会也表示欧盟的资金只资助那些不超过七天的胚胎干细胞研究,并且不能进行移植,实验中其他剩余干细胞材料也需全部销毁。

此外,为时7年规模庞大的“欧盟2020战略”(EU's Horizon 2020),也明确表示不会资助任何以克隆人体胚胎干细胞为导向的研究。5月28日,欧盟将对干细胞研究作出最后判决。事实上,欧美干细胞研究受到民间团体、学术机构以及政府部门的严厉监管和限制,在某种程度上,“造就”了韩国和日本近年来在干细胞研究领域异军突起。

为什么反对干细胞克隆技术

治疗性胚胎干细胞克隆被大多数国家接受,但它仍遭受欧美国家相关法律的限制以及伦理组织、宗教团体的批评;生殖性干细胞克隆则由于技术瓶颈的制约目前还没有在人类身上获得成功,但许多动物实验(如狗、鼠、羊等动物)已证明它完全是有可能的,然而生殖性克隆研究是各国研究者的禁区,大多数国家政府以及学术团体均反对生殖性克隆。因为这样的研究,其目的并不是利用干细胞克隆技术来治疗人类疾病,提高人类生活水平,而是利用该技术来克隆一个完整的人,这可能会引起严重的道德、伦理、社会和法律问题。

在美国,天主教一直很有势力,他们一直对干细胞研究持保守态度,认为胚胎具有生存的权利,他们反对医生以医学或健康的名义来摧毁胚胎。事实上,天主教教义认为当精子进入卵子中那一刻开始,它就是开始有了生命,任何人对受精卵或胚胎的实验都是对生命的漠视和不尊重。尽管在生物学上,受精卵是否有生命的逻辑可能还很难定论,但是天主教对受精卵的保护,是体现对生命的尊重。

艰难中屡显曙光

去年5 月 15 日,俄勒冈健康科学大学 (Oregon Health and Science University) 发育生物学家舒克拉特•米塔利波夫利用体细胞核移植技术(SCNT)首次克隆出人体胚胎干细胞,引起巨大的轰动,而今年4 月 17 日,国际知名学术杂志 Cell Stem Cell 刊载了Advanced Cell Technology 生物技术公司首席科学家罗伯特•兰扎(Robert Lanza)的一项突破性的干细胞研究,他们同样利用SCNT技术成功地将成年男性表皮细胞克隆出胚胎干细胞。

欧美科学家不仅在干细胞克隆上屡获突破,同样他们也是干细胞治疗的先行者。今年,日本神户理化研究所(RIKEN)发育生物学中心的眼科专家高桥雅和Robert Lanza先后成功利用胚胎干细胞改善老年衰替性眼病,干细胞在医学上的作用日益凸显。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生物探索”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生物探索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editor@biodiscover.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